石达开
王石达开(1831-1868),可谓太平天国将领中一位“英武天纵”的优秀将领。满清无道,腐败滋生;祸国殃民,百弊横行。洪秀全金田起义乃“替天行道”,上合天意,下符民心。石达开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投到洪秀全的麾下,并为“天国大业”立下汗马功劳。后因太平天国高层领导内讧,遭内部猜忌被迫分兵出走,后转战广西、湖南、云南等省,并于1863年5月进入四川境地的紫打地(今石棉县安顺场),打算在四川自立一国。但由于河水陡涨等原因,石达开部被清军部队及民团、彝兵等围困于此,苦战月余而不得突围,最后全军覆没。石达开被俘,于1863年6月25日在成都科甲巷被凌迟处死,时年三十三岁。石达开英勇就义,在临死前侃侃而谈,毫无怯儒,“英杰之气溢于眉间”。石棉的百性怀念他,至今当地人仍传说当年在成都赴死者不是石达开,而是石达开的替身马某。那石达开哪里去了呢?老百姓说上当地的大洪山修道去了。在石棉县的大洪山上,曾建有一座百姓自发修建的祖师庙,据当地百姓相传,庙中那位耳阔口方的“祖师”,颇有当年石达开的风范。

石达开 - 简介

石达开(1831年-1863年),小名亚达,绰号石敢当,祖籍广东兴宁,客家人,太平天国名将,近代中国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武学名家。

石达开是太平天囯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十六岁“被访出山”,十九岁统帅千军,二十岁封王,被杀时年仅三十二岁,他生前用兵手法高明,死后仍令对手心有余悸,在他身后数十年中都不断有人打着他的旗号从事反清活动和革命运动,辛亥革命党人曾通过诗歌,小说,绘画等各种媒介宣传他的事迹以“激励民气,号召志士,鼓吹革命”。有关他的民间传说遍布他生前转战过的大半个中国,表现出他当年深得各地民众爱戴。

石达开 - 生平经历

1831年,石达开出生于广西贵县(今贵港市)北山里那邦村一个小康之家,汉族客家人,但有壮人血统(他的母亲是壮族人),有两妹一姊,没有兄弟。石达开幼年丧父,八、九岁起独撑门户,务农经商之余,习武修文不辍,十三岁时处事已有成人风范,因侠义好施,常为人排难解纷,年未弱冠即被尊称为石相公

道光年间,官场腐败,民生困苦,石达开十六岁那年,正在广西以传播基督教为名筹备反清起义的洪秀全冯云山慕名来访,邀其共图大计,石达开慨然允诺,三年后毁家纾难,率四千余人参加金田起义,被封为左军主将。

185112月,太平天国在永安建制,石达开晋封翼王五千岁,意为羽翼天朝

18511月到18533月,石达开随太平军转战数省,战功卓著,尤其是1852年西王萧朝贵在湖南长沙阵亡后,太平军在长沙城下陷入清军反包围,形势万分危急,石达开率部西渡湘江,开辟河西基地,缓解了太平军的缺粮之危,又多次击败进犯之敌,取得水陆洲大捷,重挫清军士气,其后,为全军先导,经河西安全撤军,跳出反包围圈,夺岳阳,占武汉,自武昌东下金陵,二十八天挺进一千二百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令清军闻风丧胆,号之曰石敢当

18533月,太平天国定都金陵,改号天京,石达开留京辅佐东王杨秀清处理政务。定都之后,诸王享乐主义抬头,广选美女,为修王府而毁民宅,据国库财富为己有,唯石达开洁身自好,从不参与。

1853年秋,石达开奉命出镇安庆,节制西征,他打破太平天国以往重视攻占城池、轻视根据地建设的传统,采取稳扎稳打的策略,逐步扩大根据地范围,亲自指挥攻克清安徽临时省会庐州(今合肥),迫使名将江忠源自尽。过去,太平天国没有基层政府,地方行政一片空白,石达开到安徽后,组织各地人民登记户口,选举基层官吏,又开科举试,招揽人材,建立起省、郡、县三级地方行政体系,使太平天国真正具备了国家的规模;与此同时,整肃军纪,恢复治安,赈济贫困,慰问疾苦,使士农工商各安其业,并制定税法,征收税赋,为太平天国的政治、军事活动提供所需物资。

1854年初,石达开在安徽人民的赞颂声中离开安徽,回京述职,太平天国领导层对他的实践给予充分肯定,从此放弃了绝对平均主义的空想,全面推行符合实情的经济政策。

1854年夏秋,太平军在西征战场遭遇湘军的凶狠反扑,节节败退,失地千里。石达开看出两军最大差距在于水师,便命人仿照湘军的船式造舰,加紧操练水师。在湘军兵锋直逼九江的危急时刻,石达开再度出任西征军主帅,亲赴前敌指挥,于1855年初在湖口、九江两次大败湘军,湘军水师溃不成军,统帅曾国藩投水自尽,被部下救起,西线军事步入全盛。同年秋天,石达开又挥师江西,四个月连下七府四十七县,由于他军纪严明,施政务实,爱护百姓,求贤若渴,江西人民争相拥戴,许多原本对太平天国不友好的知识分子也转而支持太平军,队伍很快从一万多人扩充到十万余众,敌人哀叹“民心全变,大势已去”。

18563月,石达开在江西樟树大败湘军,至此,湘军统帅曾国藩所在的南昌城已经陷入太平军的四面合围,对外联络全被切断,可惜石达开适于此时被调回天京参加解围战,虽然大破江南大营,解除了清军对天京三年的包围,却令曾国藩免遭灭顶之灾。

19569月,天京事变爆发,东王杨秀清被杀,上万东王部属惨遭株连,石达开在前线听到天京可能发生内讧的消息,急忙赶回阻止,但为时已晚。北王韦昌辉把石达开反对滥杀无辜的主张看成对东王的偏袒,意图予以加害,石达开逃出天京,京中家人与部属全部遇难。

石达开在安徽举兵靖难,上书天王,请杀北王以平民愤,天王见全体军民都支持石达开,遂下诏诛韦。11月,石达开奉诏回京,被军民尊为义王,合朝同举提理政务。他不计私怨,追击屠杀责任时只惩首恶,不咎部属,连北王亲族都得到保护和重用,人心迅速安定下来。在石达开的部署下,太平军稳守要隘,伺机反攻,陈玉成、李秀成、杨辅清、石镇吉等后起之秀开始走上一线,独当一面,内讧造成的被动局面逐渐得到扭转。但天王见石达开深得人心,心生疑忌,对石达开百般牵制,甚至意图加害。为了避免再次爆发内讧,石达开不得已于18575月避祸离京,前往安庆。

18579月,天王迫于形势的恶化遣使请石达开回京,石达开上奏天王,表示无意回京,但会调陈玉成、李秀成、韦俊等将领回援,并以通军主将身份继续为天国作战。此后,石达开前往江西救援被困的临江、吉安,拥戴他的安徽太平军将领大都留守安徽。因没有水师,无法渡过赣江,救援行动失败,石达开又于次年进军浙江,并联合国宗杨辅清进军福建,欲开辟浙闽根据地,与天京根据地连成一体。

浙江是江浙皖清军的主要饷源,为阻止石达开攻浙,清廷急调各路兵马增援,最终不得不命丁忧在籍的曾国藩重任湘军统帅,领兵入浙。太平军在浙江取得许多胜利,但江西建昌、抚州失守后,入浙部队失去了后方,协同作战的杨辅清又在被天王封为“木天义”后从福建撤军,为免四面受敌,石达开决定放弃攻浙,撤往福建,后又转战到江西。石达开建立浙闽根据地的努力虽因内外矛盾以失败告终,却牵制了大量清军,为太平军取得浦口大捷、二破江北大营、三河大捷等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是冬,石达开经与部将会商,决定进攻湖南,取上游之势,再下趋湖北,配合安徽太平军作战,并伺机分兵入川。

1859年春,石达开自江西起兵入湘,发动宝庆会战。彼时湘军正计划分兵三路进攻安庆,闻石达开长驱直入湖南腹地,军心全线动摇,只得将因势利导,全力援湘。面对湘军的重兵驰援,石达开孤军作战,未能攻克宝庆,被迫退入广西休整。

18619月,石达开自桂南北上,于1862年初经湖北入川,自此,为北渡长江,夺取成都,建立四川根据地,石达开转战川黔滇三省,先后四进四川,终于18634月兵不血刃渡过金沙江,突破长江防线。5月,太平军到达大渡河,对岸尚无清军,石达开下令多备船筏,次日渡河,但当晚天降大雨,河水暴涨,无法行船。三日后,清军陆续赶到布防,太平军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涨水所阻,多次抢渡不成,粮草用尽,陷入绝境。为求建立生擒石达开的奇功,四川总督骆秉章遣使劝降,石达开决心舍命以全三军,经双方谈判,由太平军自行遣散四千人,这些人大多得以逃生。剩余两千人保留武器,随石达开进入清营,石达开被押往成都后,清军背信弃义,两千将士全部战死。

1863627日,石达开在成都公堂受审,慷慨陈词,令主审官崇实理屈词穷,无言以对,而后从容就义,临刑之际,神色怡然,身受凌迟酷刑,至死默然无声,观者无不动容,叹为奇男子

冲锋训练

石达开从贵县到桂平集中以后,专门负责操练兵马,他是一个善于打仗的人。同时,他还兼管理财政。石达开练兵的时候,叫大家跟着马跑得一样快,谁能赶到马的前头,就算得是好兵。石达开担负其操练人马的责任。要把原先的矿工和农民训练成为善战的队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石达开早在进行“拜会”活动时,就已经比较注意对会员施行战斗教练,经常招请练武的教师向他们传授武艺;至此,他更定出一些办法来锻炼群众的作战能力,例如,他常叫群众拉着马尾巴,跟着疾驰的马匹奔跑,以此来训练他们冲锋陷阵的本领。

骑术训练

石达开参加了拜上帝会,在贵县、白沙一带积极开展革命宣传和组织工作。金田起义前,他带领一支拥有三千多武装齐全.训练有素的队伍参加太平军。洪秀全看见这支队伍,十分高兴,就命石达开专门负责加紧训练天军。

当时,各地拜上帝会的武装聚集金田.每天都在盘营上练兵。石达开要求非常严格。他常教育部队,功夫要练到家,不能马马虎虎,十八般武艺,样样俱精,井能做到言传身教。传说他练马非常奇特。除了快跑、俯身跑、卧跑外,还在地下放着一把刀,骑马的战士扬鞭催赶快马,马飞跑到放刀的地方,战士即踩着马鞍磴子俯身去拾刀。谁能拾刀到手,又不掉下马来,就算练得一手硬功夫,获赏钱三枚。练得第一手骑马硬功夫后,还有第二手,把装进炮筒里的铁丸子一颗放在草坪上,马跑如飞,当跑到放铁丸子的地方,谁能俯身拾到铁丸子,又不掉下马来,就算练得第二手硬功夫,获赏铜钱五枚。第三种硬功夫就是逐步升级,把小小的一枚铜钱放在地上,战士跑马飞奔,当马飞跑到放铜钱的地方,即俯身去捡铜钱,谁捡得铜钱在手,马技就算是到家了。

石达开因为练兵严格,一丝不苟,天军训练有素。金田起义后,他训练的军队即成为太平军的主力,充当先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杀得清军失魂丧魄,闻风而逃。

体力训练

有了会众的队伍,石达开就着手训练工作,他在那邦村背建了一个练武场,又在可览山上建一个跑马场,进行各种兵器使练,并进行会员的体力训练。其中有用石头木棍自制的扛铃,重量有的达百多斤,有些会员能用脚挑起,再用双手接住,然后举起来。其中有的体力更大的能担起两个石滚子(土话叫石碾)从圩回到奇石(相距十五、六公里).有一次,县官派几个探子到奇石刺探石达开拜上帝会的情况,这些人去到六屈村一个会员家里,这个农民正忙着洗石磨,准备磨包粟,见了几个可疑的人,趁机显示自己的武功,于是,轻轻把磨头提起,在头上转了一圈,随即放下。对几个陌生人说: 你们来干什么?”几个探子见到这种情况,转身急急走了。

石达开如此重视他的队伍的训练,难怪他出征时所带的队伍,成为一支骁勇善战,无坚不摧的部队,他被清军号为“石敢当”。在首义诸王中,重视对部队的训练,他算是为首者。